盈利能力分析指标,文章偏理论化,认真看

时间:6个月前   阅读:81

编者荐语:

五年前,他以精确到分秒的买卖点公开实时推荐,并大多当天暴涨甚至涨停的惊人效果,这才有了4000万点击的《如何从十万到一千万》


出版后在股市经受10万笔次以上的实战检验,更证实了它的高效实用性

这次他发布的每篇作品都有重大实用价值。您可别错过了哦


以下文章来源于高维牛 ,作者高维牛

 说明:因内容较长,而且是一个篇幅不可分割,次序不可颠倒的严密系统,发公众号又须对其进行切割,所以每篇文章都会有一个编号,今天的001,下一篇就是002,以此类推,方便后来的人可以简单的把它连贯完整。


  编号并非正式标题,只是为了标记全书的次序,以免传播的时候颠倒错乱或者缺损。正文里的标题才是正式的章节目录。


 稳定盈利 终极算法


第一部分  确定性的建立


第一章 定义


基本概念的再次定义非常有必要,它是构筑本书框架的最小子单元,与其它语境下的同一名词,仅仅是有意义交集,极大概率会有不同内涵。


市场

“市场”在本书指股市、期货、外汇等金融衍生品二级交易市场,因为它们的内在逻辑具有高度同构性,在操作原则上属于同一大类,本书主要以股市为例,解构市场深层逻辑,深达语言、思想的极限,并由此建立稳定盈利终极算法。其基本的操作原理、算法规则,除股市之外,也适用于期货、外汇等交易市场。

 

交易
交易是投机者作为一个经济人,在金融市场上的博弈行为,其行为动机是试图实现账户收益最大化,从交易的视角,一切市场参与者都是投机者,投资、投机两种称谓只有操作层面交易周期、目标偏好的差别,没有行为动机的根本差别。

外界信息通过交易者的精神世界生成个性化决策,能对市场价格构成影响的具体交易行为只有两类:买入、卖出。资金的买入,汇聚成做多的力量,筹码的卖出,汇聚成做空的力量。
 
市场参与者
市场参与者包含但不限于交易者。
交易者,即在二级交易市场投入资金,自主决策、盈亏自负的投资者,用自己的买入、卖出行为表达对市场的看法,与此同时,也对市场价格施加对应的影响。

除交易者之外,能对市场价格施加影响的,还有其他力量,比如政府、监管层、评估机构、传统媒体、自媒体、企业界专业人士、财经界意见领袖等,任意个体或单位,只要关注市场动向,其言论、行为能影响市场交易者的决策,对市场价格波动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的,都属于“市场参与者”。

向来人们都认为,“市场参与者”的一切知识都必须依照市场,但是对同一个问题,从来都存在截然相反的看法,却都认为自己是对的;同一个价格波动,可能造成完全不同的盈亏状况——证明了市场参与者的知识,往往并不依照市场,即并不存在一个刚性的“客观”,这正是一个著名的哲学断言“世界是我的表象”最佳注脚。

人们用有限的理性和有限的知识,加工市场显现的信息,决定了“市场”往往要颠倒过来,满足市场参与者有限的判断力。在此之外,人们没有更高的能力来判断自己的“判断”是否正确,所以,市场参与者的判断,经常是错的。

比如在习惯性空头眼中,一切信息都倾向于判断某个价格会下跌;在习惯性多头眼中,即使是同样的信息,却会倾向于判断价格一定上涨。

所以,市场波动,本质上是市场参与者内心世界的波动。
  
稳定盈利
稳定盈利必然基于某种已经掌握的确定性,任何交易系统,只要它的决策依据是不确定性,比如仅仅把盈亏与市场上涨、下跌绑定在一起,期望通过持续的判断正确而成功,稳定盈利就不会实现。

即使是隐蔽的、微小的确定性,把它开发出来,重复运用,其威力也是无限的,确定性的1元,在一个交易规模可以放大的系统里,其威力完全可以大于不确定性的1亿元。

例如,一瓶包装饮用水,有1元利润的确定性,支付平台一笔汇款的手续费,有大于1元利润的确定性,所以仅凭卖包装水、赚手续费的上市公司,凭借单笔微不足道的确定性收益,每年净利润规模超过百亿、千亿的司空见惯。

与之相反,在投资界,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掌握任何一种确定性,对市场的不确定性、博弈性、复杂性认识不足,过度依赖某种分析市场涨跌的肤浅决策工具,过度自信,身处不确定性中而不自知,即使调度以亿为单位的资金,偶尔大幅盈利,经常巨额亏损,遭遇极端行情,爆仓、清盘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前赴后继。


综上所述,盈利能力表达公式如下:

Ymax=QGG0

可以速记为:盈利能力(Y=确定性(Q×交易规模(G

G为交易规模,即交易频率(单位时间内交易笔数)与资金规模二者的乘数。若二者任意一个值为0,即G=0,则有:Ymax=0。由公式表达的内在关系可知,长期盈利能力只与两个因素相关,确定性交易规模

确定性Q有正负值,且在一定时期是一个常量。

Q为负值,盈利为负数,且交易规模越大,该负数绝对值越大,如果依据某个“伪确定性”而不自知,交易频率越高,亏损越多,资金规模越大,亏损越多——这已经被市场现实证明。

因此在交易中,交易频率、资金规模并不是决定因素,确定性Q才是唯一的“决定性”因素。只要Q为正值,即使很小,由于G0,由Ymax=QG,可知盈利一定是正收益,如果Q为负值,交易规模G无论大小,得到的都是负值

华尔街从来不缺以巨额亏损破产收场的投资巨头,所谓“巨头”的“巨”,经常是“巨”在交易规模上,以毫秒、纳秒为单位的高频交易,或以百亿、千亿美元为单位的资金规模,如果交易的起点“Q”存在逻辑漏洞,再大的交易规模,在这个公式里也一文不值,只会让崩塌来得更壮观。

大多数交易者所犯的错误,就是不去重点解决确定性(Q)的问题,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有这个问题,即使知道,也无力解决,简单地认为只要提高交易频率,或者通过重仓、杠杆、借贷放大资金规模,就能离成功更近一步,实际上是南辕北辙更远了。

所以,稳定盈利的情形,就是Ymax=QGG0)其中,Q>0,即确定性为正值,即可获取长期正收益,且保持复利增长。

该公式简洁的结构,如同质能方程E=mc²,(E表示能量,m质量,c表示光速,是一个常量c=299792458m/s)由于是一个天然的极大值,即使质量m取一个较小的值,就足以爆发无与伦比的核能量。

由“确定性”与“交易规模”的乘数关系可知,只要解决盈利确定性的问题,可以通过放大交易规模,唤醒这个公式隐藏的巨大潜力,在资本过剩的时代,这一点不存在根本的障碍,由于复利作用,可以因此获得核能级盈利威力。

因“确定性”是本书主要的解决对象,会把它留给全部的篇幅,按照先易后难的次序,这里先讲一下另一个乘数——“交易规模”。

情形之一,是提高交易频率,比如小资金高速成长为大资金,多数是基于某个确定性系统,通过标准化高频交易获得的,即使这个确定性很微小,延长交易总时间也足以弥补。

情形之二,就是放大资金规模,几乎全世界成功的私募、公募基金、职业投资公司,包括中国著名的基金经理、职业交易者,均以募集客户资金的方式,放大交易的资金规模,用微小的确定性,获取较大的投资收益。通常,他们的投资共性是交易频率低、年化收益率并不突出,但庞大的资金规模,弥补了这些不足,获取的收益绝对值很大。

情形之三,是两者兼有,较高的交易频率和较大的资金规模并存,比如量化基金,量化交易,在普通交易者之间也常见。
 
附注:对于一个具体的确定性系统,交易规模并非可以无限放大,当交易规模达到或超过某一临界值,会破坏该确定性系统,犹如大象、鸟类的体重不能无限增加,否则大象会压垮自己的四肢,鸟类无法继续飞翔。

一个交易系统,到这时候需要主动控制交易规模,比如交易频率太高,会导致胜率优势降低;资金规模达到某一临界值,由于自身体量,交易成本提高,反应节奏降低,并且受到流通市值、成交量、换手率、市场波动幅度、个人风险偏好改变等因素影响,增长速度必然放缓甚至停滞。

因此稳定盈利导致的结果,并非是一个纯数学的无限复利,而是一个现实中有上限的值,现实证明也是如此,从小资金快速成长到亿元规模的交易者,之后几十年基本上原地踏步,再难有跨越式发展,转向保守型策略。


上一篇:在闲鱼上面做淘宝客推广的一些方法

下一篇:网络流量的时代,谁掌握了流量谁就厉害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